哈啰。

In

Describe the city you live in

暑假还在杜村的时候,还住在mlk路边小树林后的房子里。下午下了一场雨,xuenan喊我去阳台上卷根烟抽。眼前的树和草都是湿漉漉的,突然听到大鹅的鸣叫由远及近,一抬头一群大鹅成群结队地压着房顶飞过树梢飞到马路对面去。天空中还是半明半暗含着雨的云。我们惊得合不上嘴。


好想回农村啊。奇幻。

Make you feel my love 


记得循环这首歌时站在跨珠江的801公交车上。还有潮湿的天气,阳台上的三角梅,南方的周末。

听一个老父亲提起自己已故的妻子,提起此生最后悔的事情都非常淡然,一直微笑地看着镜头,只听得到女儿在镜头背后哭得泣不成声。直到女儿提起有一天,他犯糊涂记不得自己是谁跟她说I'm your little brother. 

现在看到北卡的照片都会心动。邻居家的猫咪、粉色天空,热情的南方大爷大妈。以前总是羡慕书里的故乡,有山有水,才能称得上为温柔乡。好庆幸离开北卡后又多了一个故乡。

终于在纽约彻底降温前找到了工作,在我最喜欢的dumbo区。在纽约租房子都要先提交自己fb链接。才意识到毕业之后我的fb就凉了。再也没有黏人精疯狂tag我了。也不热闹了。主页留下了很多被tag的丑照。很真实。

面试完走在midtown的高楼下,晴天的曼哈顿街道被玻璃幕墙反光照亮。早上出门时发现自己并没有几件所谓的business casual。已经开始脑补自己穿着皮鞋来上班的场景,感觉特傻逼。自己在农村呆惯了,特看不上这种商务范儿。想想自己留学前义无反顾的所谓纪录片梦想,大概都要向生活低头。想想特委屈。再想想人家说不定也看不上我。天呐。是一个没有能力的普通人了。

搬来纽约一周,

开始找工作一个月,

毕业五个月,

还是在荒废我的时间。

晚上点了一杯boilermaker,服务员端上来我就傻眼了,一杯龙舌兰一杯ipa,直接怼着喝。喝了一会儿就有点醺醺的。如果不是难过得突然哭出来我真以为自己什么都不在乎了呢。

时间是金

我挥金如土。


rich!